usdt兑换【真.懒觉】

手机壳也有外观设计专利!深圳法院4年间受理各

时间:2021-04-18 23:33

  近年来,深圳致力于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双区”建设,聚力打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严格知识产权保护,深化知识产权审判改革创新。2017年至2020年10月,深圳法院受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8.4万余件,为深圳“双区”建设提供坚强司法保障。本报即日起推出系列报道,聚焦深圳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敬请垂注。

  见圳客户端·深圳新闻网2021年3月15日讯(深圳特区报记者 田语壮 戚金城 通讯员 肖波)春日里的深圳,鳞次栉比的写字楼勾勒出现代城市风光,而法治化营商环境为城市另添一抹亮色。华为、大疆、中兴、腾讯等众多知名高新科技企业在深圳一步步发展壮大,离不开法治化营商环境这一肥沃土壤。

  今年年初,原告索尔维特殊聚合物美国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索尔维公司)诉被告吉林省中研高分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研公司)侵害发明专利纠纷一案在深圳落槌。为什么分别来自美国和我国吉林省的两家公司,会长途跋涉选择到深圳打官司?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法官兰诗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和深圳的审判能力、经济发展水平密切相关。

  涉案专利中的PEEK(聚醚醚酮)是一种热塑性芳香族高分子材料。中研公司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的PEEK生产企业,被起诉时正面临科创板IPO,而制备PEEK的生产方法也是其赖以生存的基础。中研公司为此陷入焦虑状态。此外,PEEK的惯用术语、化学结构专业性强,可能在庭审中难以查明技术事实。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引入多元化技术查明机制,“技术调查官+专家库+协作中心”精准高效破解技术查明难题,很快便认定中研公司制备PEEK的生产方式没有落入索尔维公司专利的保护范围,保护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竞争力的中国创新型企业。

  深圳是科技创新之城,也是知识产权纠纷多发地,深圳知识产权法庭的案件量也水涨船高,但法官受限于员额制,数量没有跟上去。开庭排期长、等待一纸判决时间长,这不是一流营商环境的应有之义。2020年3月5日11时,法官王媛媛在深圳知识产权法庭第十七审判庭当庭宣判一起外观设计专利纠纷快审案件。据介绍,专利纠纷案件大致分为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和发明专利三类,但它们的复杂程度却不一样,相对简单且案件量庞大的是外观设计专利案件。

  自2019年外观设计专利案件快审模式改革后,当庭宣判成了审理这类纠纷案件的常态。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法官叶艳举例说,一个小小的具有美感和创造性手机壳也存在外观设计专利,生产商是否抄袭其他商家设计的形状样式,一般人通过视觉观察就可简单比对两者的外观设计。针对同一类被侵权的手机壳,法官可以一次性审理一批案件。

  数据显示,适用快审的外观设计专利案件平均审理时间从改革前的6个月缩短到最快2个半月,并呈现出结案率高、调撤率高、当庭宣判率高的特点。

  在侵权纠纷诉讼中,一般要等到判决结果出来后,败诉的被告方才被强制要求停止侵权,但这时侵权的后果可能已经比较严重。特别是在知识产权领域,复杂案件的诉讼程序旷日持久,而高新科技的迭代升级速度却很快,如果在诉讼期间不采取任何措施,任由侵权行为继续,侵权方早已赚得“盆满钵满”。被侵权方最后等到了判决结果,市场份额也许早就是别人的了。

  2020年7月,大疆的外观设计专利“云台相机”获第十二届中国外观专利金奖。大疆将专利产品投放市场后发现,很多国内网店销售推广的“FIMI PALM Gimbal Camera”云台相机与其涉案专利产品设计特征相似,于是将涉案的北京飞米科技有限公司、九天纵横(深圳)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并索赔500万元。在审理该案时,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引入“先行判决+临时禁令”,及时制止专利侵权,避免大疆遭受市场销售份额下降等损害。这是我国首次在专利案件中实施“先行判决+临时禁令”。

  据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法官钟小凯介绍,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引入“先行判决+临时禁令”的专利裁判方式,省去了实现损害赔偿请求权的漫长诉讼阶段,可以及时有效地保护专利权人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