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t兑换【真.懒觉】

usdt慢慢变富读书笔记之选择篇(1)

时间:2021-04-18 23:33

  我们把巴菲特思想浓缩成一句话就是,以较低的或合理的价格买入优秀或伟大企业的股票并长期持有。这里的“长期”是多久呢?巴菲特说,不想持有10年,就不要持有1分钟,他希望的持有期限是永远。

  相较于股市中占比更多的频繁交易者,如果你坚定地做一个以年为时间单位的长期持有者,那么,你在起点上就已经战胜了大多数人。即使你的目标是获取资本买入与卖出的差价,也应当以5-10年为周期来规划投资,因为这样,胜算的可能性才更大。

  个人投资者、业余投资者的劣势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我们没有专门的研究团队,没有太多的时间与精力进行公司调研,没有较早获得信息的优势等。但是,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

  (1)有空闲时间。有固定工作的业余投资者,完全可以利用8小时之外的时间去学习、去研究。

  (2)可以用闲钱投资。个人投资者一定要用闲置下来的资金,且不利用杠杆进行投资,这样无论在多么恶劣的市场形势下,我们也能够挺过去。

  (3)有资金的绝对控制权,这是个人投资者最大的优势之一。相比之下,机构投资者在市场行情低迷时,要应对客户的资金赎回问题,或必须控制回撤,而个人投资者根本不用考虑这些问题。

  (4)没有排名压力。个人投资者,特别是有固定收入的投资者就完全没有排名压力,自己的钱自己做主,不被家人抱怨就可以了。

  简而言之,个人投资者最大的优势是能“熬”,在股市上能打“持久战”。如果你有基本的收入,或者你的基本生活问题已经解决了,在股市中你就更没有必要去赚快钱。不疾而速,慢就是快,古代圣贤可早就告诉了我们这样的道理。

  (1)企业的盈利是需要时间的。我们投资一家企业,就是要买它的股权,当它的股东,赚它成长的钱,这一根本指导思想就决定了我们的持有必然是体现在长期上的。

  (2)市场的非理性有时会持续很久。市场的非理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非理性高估值,另一个是非理性低估值。在市场对一家企业始终提供较高估值的情况下,投资者还是浑然不觉,至少心情还不错的话,那么在市场对一家企业的内在价值长期低估时,投资者的意志力可能就会被消磨掉,他们甚至会郁郁寡欢。

  这种非理性的“不应期”会持续多久呢?这同样要以年为时间单位计算。这么长的时间,有时足以让一个不坚定的投资者对自己的研究与判断产生怀疑,甚至会达到摧毁其投资哲学、投资信仰的地步。有一定投资阅历的投资者,一定会明白这绝不是危言耸听,甚至是市场的常态。市场的这种非理性特点,决定了我们的持有期限也必须以年为时间单位来计算。

  你如果实在没有耐心坚定持有10年,那么就坚定持有3年、5年吧。你一旦耐心地坚持下来,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1)买股票就是买生意、买股权。自己如果把所投公司在心中真当成自己的生意、自家的股权,自己还会来来回回地折腾吗?

  (2)以合理的价格买入超级明星企业的股票并长期持有,这一“巴式”投资逻辑经过自己的观察与研究,在中国股市同样成立。

  (3)市场终将反映一家优秀企业的内在价值。短期来讲,市场可能是愚蠢的、无效的,但长期来讲,市场又是聪明的、有效的。即市场短期是一台投票机,长期是一台称重器。经过自己的观察和研究,这个逻辑在中国股市同样成立。

  (4)从超长期来看,自己投资收益的增长还是应该“拜托”优秀企业的复利增长。

  (1)自己仅仅是业余投资者,而业余投资者的优势是有空闲时间,可以用闲钱做投资,所以我们不用急。换句话说,我们就“待”在几家优秀企业里,“熬”着就可以了。

  (2)尽管上市公司众多,但是真正的优秀企业却是稀少的,而我真正能够“读懂”的优秀企业更是少之又少。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与研究,我认为投资应该以全球化的视野,投那些体现中国国粹、传统礼仪又是传统消费习惯“保护”的药、酒企业,以及在行业内不是第一就是唯一的具有“中国创造”潜质、有望走向世界的寡头,这是我的“投资行业观”。进一步讲,它们(核心是定价权,是一流的投资标的)要么具有市场特许经营权,要么本身就是在充分竞争的行业中胜出的寡头(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优秀,是次之的投资标的)。

  (3)虽然真正优秀、伟大的企业是稀少的,但是自己始终认为,业余投资者总能够找到三五家(完全没有必要像职业投资者那样研究许多企业、行业),而且这些优秀、伟大的企业常常与我们日常的生活密切相关。彼得·林奇不是告诉我们要善于从日常生活中选股吗?所以我选择的投资标的,一般情况下,其产品或者服务应该在日常生活中能够感知、触摸得到,否则,媒体、广告宣传得再好,我也不会投资。或许,这样会错失一些“大牛”,但是我们的古人早就告诉了我们: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股市之中不仅有鲜花、美酒,还有地雷阵、万丈深渊。为防止自己掉入种种陷阱,投资者应该先给自己建立一个“负面清单”,即先明白不投什么。只要这个负面清单上的标的,我们就坚决规避它,任凭它有再惹眼的表现,也不去碰它,这是投资必须遵守的一条纪律。

  (1)强周期的不投。多数强周期企业的股票,只是牛市状态下的交易品种,我要的是弱周期下的“常青树”。

  中国上市公司之中大部分是强周期企业,这些强周期企业多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密切相关。如果我们不分牛熊地去持有这些企业的股票,多是“坐过山车”的结局。

  当然,强周期企业在行业向上拐点来临之后,其股票价格弹性很大,我们如果对某个行业的周期性有很深的了解,且投资这种品种在短期内会获得爆发性收益,就可以考虑投资,但要切记它们只是牛市状态下或者行业向好时的交易品种,要懂得及时退出。我在投资实践中,也曾经投资过一些券商股等周期性企业的股票,但是我将它们列入了牛市状态下的交易品种,提醒自己届时果断卖出。虽然这种归类有些“简单粗暴”,但是总要比“坐过山车”强得多。

  当然,弱周期的投资品种也有它们的不足之处,即真正牛市大潮全面来临之时,它们的表现又常常呈现滞涨状态,因此,我们投资这种品种,在全面牛市状态下需要降低预期,甚至要有它们可能跑输指数的心理准备。然而,usdt我们若从一个牛熊市转换的长周期来衡量,真正能够胜出的,或者真正能够穿越牛熊市的品种,往往就是它们。

  轻资产企业在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并不需要下大力气,更多的是依靠品牌商誉等无形资产进行赢利。即便在经济低迷期,它们往往也受损很小,容易在经济寒冬之下“活”过来,甚至无论经济形势如何,它们都一直“过着比较滋润的日子”。

  当然,我们对什么事情,都不能说得太绝对。有些重资产企业反而因为重资产而成为竞争门槛;有些重资产企业一旦构建完成,并且取得一定的品牌商誉,就具有了护城河。比如医院就具有一定的重资产性质,而且其行业特点是讲究服务的可及性,一旦它在某个区域内建立起自己的口碑,那么其现金流也是能够“汩汩流出”的。物流公司也具备这种特点,它如果能在全国布局、卡位,就能形成一定的竞争壁垒。所以,我们对具体企业还当具体分析。但总原则是,优选的长期投资标的是那些具有轻资产、高商誉的优秀公司。

  我听到的一句流行语是: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确实,某个新兴行业处于风口,因为有所谓的行业红利,大家似乎都在赚钱,然而此时也往往是“群雄逐鹿”“百舸争流”,究竟哪家企业能够最终胜出成为王者,作为普通的投资者,我们是不易分辨的。此外,不要说股市中人喜欢跟风炒作,其实实体经济也如此,一个行当赚钱,很多企业就会一哄而上,然而风口过后又是一地鸡毛,多数企业最终成为炮灰。任何新兴行业的发展似乎都逃脱不掉这样的竞争定律。所以,当对所谓的风口分辨不清时,我们最要紧的还是要捂紧自己的钱袋子。

  我们不能否认,企业重组有时会出牛股,甚至出爆发性的大牛股,而且企业兼并重组也是股市的一大永恒主题。我们作为企业局外人,对企业重组内幕是不清楚的,而所谓的内幕消息又不可靠(就算是正确的内幕消息,一旦传到普通投资者耳中,也就不是内幕消息了,也不可靠了),究竟谁是由乌鸦变凤凰的,我们也是事后才清楚。实际上,股市中不少企业重组还是“在天上讲故事”的成分多,人们寄予的美好预期居多,对这些故事听不清楚也罢,我们普通投资者最好的办法还是远离。

  我喜欢“坐山观虎斗”,盯住“将红旗第一个插上山头”的企业。作为普通投资者,我向来信奉“迟一步”的策略。当行业里“群雄逐鹿”“百舸争流”之时,我们普通投资者完全可以站在一边观看,等待行业内的竞争有企业相对胜出之时,再出手不迟。不过,我们可能会失去开始阶段的一部分丰厚利润,然而这样确定性更高了,其实也并不少赚。比较典型的是空调行业,在格力创业之初,据统计,当时国内有400多家空调企业,最早的知名空调企业实际上是春兰,格力线年,其实我们在这以后的任何年份买入并长期持有格力,均会取得丰厚的回报。类似的例子还有腾讯控股、伊利股份、双汇发展等股票,这些企业在充分竞争中“冲杀”出来,当它们在行业内确定了自己的领军地位之后,我们再投资,一点儿也不迟。

  我要的是具有“历史恒定”品质的企业。包括巴菲特、费雪、芒格在内的许多价值投资大师为什么不投资科技股呢?他们难道凭自己的商业嗅觉与洞察力,看不懂这些企业吗?我想恐怕不是,他们主要不确定这些快速易变科技企业在8年、10年之后的竞争地位是否还能够保持,它们的护城河是否还够宽。“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没几年,这实际上是商业世界的常态。但是,我们首选的还是那些具有“历史恒定”品质的优秀企业。

  价值投资大师都强调能力圈原则,即投资者要在自己的能力圈内行事,这是我们在风云变幻的股市之中保持不败的一大利器。

  能力圈究竟是什么呢?简而言之,它是能看懂一家企业的商业模式并决定了其长期竞争优势的能力。

  差的商业模式:资本密集且产品无重大差异、产品过剩且产品仅为一般化产品、产品成本与价格完全由市场竞争来决定。

  巴菲特认为真正好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呢?它具有市场经济特许经营权,简称经济特许权。

  面对4000多家上市公司,真正值得我们“长相守”的企业是不多的,甚至是稀少的,这也就是“发现之难”。于是问题就来了:我们如何保证自己从一开始,就能够拥抱值得“长相守”的标的呢?

  在巴菲特看来,经济市场是由一小群有市场经济特许经营权的团体和一个较大的商品型企业团体(一般事业)所组成的。后者中大多数是不值得投资的,而前者大多数是可以投资的。实际上,这就为我们在众多的投资对象中“快刀斩乱麻”提供了一个利器。

  只有那些具有市场经济特许经营权的公司,才具有提高定价的能力,并可能获取高利润率。

  一项经济特许经营权的形成,来自有以下特征的产品或服务:被人们需要或渴求,被消费者认定为找不到替代品,不受价格管制的约束。企业是否存在以上3个特质,可以从企业能否定期自由地对其产品与服务定价,从而赚取较高的资本回报上看出来。

  巴菲特还认为,具有市场经济特许经营权的企业的另一个明显特点是拥有较高的经济商誉,可以更有效地抵抗通货膨胀的影响。

  (4)能容忍无能的管理层。低能的经理人尽管会降低特许事业的获利能力,但不会对其造成致命伤害。

  关于定价权,在这里再解释一下:一个是企业自主定价权,比如贵州茅台、东阿阿胶、片仔癀这样的企业可以长期提价,这是显而易见的定价权;另一个可以视为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价格溢价”。中国的一些龙头企业,其毛利率、净利率水平要普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这种“价格溢价”也说明这家企业具有一定的定价权优势。

  那么,按照巴菲特的论述,我们是否可以认为所有的上市公司均可以简单地被分为“市场特许经营”和“一般事业”两种呢?情况没有这么简单。

  巴菲特对这个问题是这样解答的:“请记住,很多事业实际上介于这两者之间,所以最好将它们定义为弱势的特许事业或强势的一般事业。”

  比如,将贵州茅台、云南白药归为“特许事业”,将招商银行、双汇发展、伊利股份归为“弱势的特许事业”,将格力电器、上海家化归为“强势的一般事业”,将海南航空、深康佳A归为“一般事业”。

  具有市场经济特许经营权的企业固然是我们优先选择的标的,但是一个企业所处的行业,以及它的行业属性,我认为也是不可忽视的,甚至是很重要的。因为生活在“河流里”的企业,与生活在“大海里”的企业,它们最后给予投资者的长久回报是不同的。

  好的商业模式,它具有广袤的田野、美丽的城堡、宽广的护城河。田野其实指的是行业属性或产品的需求空间,这一点自然是不能忽视的,但一定要结合后两者的状况才能判断企业是否有好的商业模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