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t兑换【真.懒觉】

usdt微案例使用外观设计产品算不算侵犯外观设计

时间:2020-12-30 00:14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一条。

  2012年2月15日,欧介仁就“铝型材(8)”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并于2012年7月18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11。公告图片由主视图、左视图、右视图、俯视图组成。该专利的简要说明记载,“最能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或者照片:主视图”。其中主视图显示该铝型材的端面呈两个相对的“个”字通过一个反“C”字(开口朝左)相连的造型。

  2015年5月26-29日期间,欧介仁发现泰州市金申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申公司”)未经许可,在“2015第二届中国(南京)移门博览会”上展出并销售侵犯其专利权的产品。为此,欧介仁向江苏省南京市石城公证处申请办理了证据保全公证,取得了(2015)宁石证经内字第3855号公证书。随即欧介仁向法院起诉请求:

  涉案型材条镶嵌于移门玻璃之中,仅前、后两个侧面可见,看不到主视图所示的反写的“C”形,两个“个”字上的“人”字交叉的顶端是齐平的。欧介仁明确涉案移门产品在正常的使用状态下无法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进行比对,需要进行破坏性拆解。

  金申公司认可公证保全两套移门系其销售但并非生产。且作为整体销售的时候看不到专利主视图所述的结构,也无法体现涉案专利的设计要点,从槽口的方向看,与市场上其他的同类产品没有显著区别。被诉侵权的铝型条零部件对涉案移门产品的美观度没有任何影响,故金申公司不构成侵权。

  一审法院认为,经拆解的被诉侵权设计铝型条与授权外观设计“铝型材(8)”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usdt,应认定两者属于相同设计,经拆解的被诉侵权设计落入了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但是欧介仁不能证明金申销售该产品;金申不单独销售铝型材,该铝型材仅作为零部件参与移门组装;被诉侵权的铝型条在涉案移门产品正常的销售和使用过程中处于不可分离的状态,破坏性拆解才能获得该铝型材;涉案移门产品中未经拆解的被诉侵权设计在大部分视图均不可见或不可清晰所见的情况下,当然无法判断其整体的视觉效果,也就无法与授权外观设计公告图片的各个视图进行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比对。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其在购买涉案移门产品时也不可能对移门进行破坏性拆解来观察被诉侵权设计铝型条的各个视图,从而影响其对涉案移门产品的购买需求。因此,虽然经过破坏性拆解的被诉侵权设计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但金申公司销售、许诺销售涉案移门产品的行为未侵害涉案专利权。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驳回欧介仁的诉讼请求。

  1、一审法院将“外观设计的整体”理解为涉案移门产品本身,应当理解为本案中正确的侵权比对对象为被诉侵权铝型材条。

  2、金申公司将侵害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产品作为零部件,制造另一产品并销售的行为,是专利法所规定的销售行为,且该零部件既具有技术功能作用,也具有装饰作用,故构成侵权。

  4、一审法院一方面认定“经拆解的被诉侵权型材条落入了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但又以“涉案移门产品中未经破坏性拆解的被诉侵权设计的部分视图不可见或者不可清晰所见,无法与授权外观设计进行相同或近似的判断”等理由判定金申公司销售、许诺销售涉案移门的行为未侵害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是自相矛盾的,这样会导致专利权人申请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行为因无法获得专利保护而变得没有意义,不利于社会创新。

  金申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库存商品的照片,照片上显示与被控侵权产品同系列的金申公司库存产品上印有“晶鸥”商标。

  2、“晶鸥”商标注册信息,晶鸥商标的商标权人是汕头市龙湖区晶鸥玻璃工艺厂(以下简称晶鸥工艺厂),被控侵权产品来源于该厂。

  4、汇款凭证。以上证据结合金申公司一审中提交的证据,进一步佐证被控侵权产品来源于晶鸥工艺厂。

  二审法院依据金申公司申请,从其指定的同样涉及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案件中调取了6份有关铝型材的企业宣传资料,所有宣传资料闪标注时间均早于涉案专利申请日,有多副图片显示与涉案型材在玻璃门中相同的截面,法院认定被诉侵权铝型条安装在涉案移门产品上后所能观察到的部分,属于惯常设计,该显露部分并没有体现涉案专利的设计要点。

  根据涉案专利的简要说明,最能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或者照片是涉案专利的主视图,即铝型材的横截面形状。虽被诉侵权铝型条与涉案专利的外观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但被诉侵权铝型条安装在涉案移门产品上后,被诉侵权铝型条横截面内部是不可见的,购买金申公司涉案移门产品的消费者仅能观察到被诉侵权铝型条的“个”字形顶部的“人”字形外侧形状。而现有设计表明,在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具有“人”字形顶部外侧形状的设计,已经属于铝型材产品的惯常设计。在此情形下,可以认定金申公司仅是利用了被诉侵权铝型条的技术功能,即用于夹持固定涉案移门产品的玻璃。因此,虽然被诉侵权铝型条与涉案专利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差异,但金申公司在本案中的行为只能视为对涉案专利的使用,而未经专利权人许可使用外观设计专利的行为并不为专利法所禁止,故金申公司在本案中的行为并不构成对涉案专利的侵害,因此无需承担民事责任。综上,二审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涉案产品中,能够代表外观设计产品特点的视图不可见,则不构成侵权。外观设计保护的是工业产品具有美感的设计,既然是具有美感肯定是可视的。人民法院认定外观设计是否相同或者近似时,应当根据授权外观设计、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在本案中,主视图和后视图才表明设计要点的图片,不拆门主视图和后视图均不可见,而露出来的部分为现有设计。即,因为被挡住了看不见,所以消费者在购买门的时候实际上是不会考虑涉案移门产品中未经拆解的被诉侵权设计所带来的特殊美感效果,在大部分视图均不可见或不可清晰所见的情况下,当然无法判断其整体的视觉效果,也就无法与授权外观设计公告图片的各个视图进行整体观察、综合判断的比对。

  《专利法》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授予后,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未经专利权人许可,都不得实施其专利,即不得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外观设计专利产品。该法条限定了四个行为:制造、许诺销售、销售、进口,其中并不包含使用。本案中,使用该型材仅仅是为了实现其卡接的技术效果,即使用该产品的实用功能,并未因此带来特殊的美感享受,如果将对实用功能的使用列入侵权范围,可能有违背外观设计专利制度保护初衷。

  本案中侵权产品是玻璃门,被告为玻璃门生产厂家,所以是对玻璃门进行比对的。如果本案诉的是铝型材的生产商,那么其侵权产品即为铝型材,因为铝型材对应的一般消费者购买的是铝型材,没有装配的情况下,铝型材各个面都是可见的,这时候去比对就不存在看不到面。可见外观设计诉讼需要根据产品的特性选择被告。铝型材厂家也是侵犯该款产品其市场占有率的元凶。

  一定要针对产品的真实状态,选择最有代表性的图片,并在外观设计简要说明部分如实陈述,如果多副图片均能体现该结构应当进行说明。如果这个结构本身就是内部不可见的,而改进具有技术效果应当首选实用新型或发明作为申请形式。在涉侵权诉讼的时候,应当全面的考虑外观设计产品在拟被诉侵权产品中的状态和功能,选择合适的被告与合适的产品减小自身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