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t兑换【真.懒觉】

usdt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外观设计专利侵权

时间:2020-10-06 20:57

  被告有证据证明其实施的被诉侵权设计与一个现有设计相同或者无实质性差异的,不构成侵权。被告以抵触申请主张不构成专利侵权的,可参照现有设计抗辩的审查标准予以评判。

  被告有证据证明被诉侵权设计与一个现有设计相同或者无实质性差异的,不构成侵权。被告以抵触申请主张不构成专利侵权的,可参照现有设计抗辩的审查标准予以评判。

  原告系名称为“自拍杆蓝牙遥控器”、专利号ZL4.0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6年1月18日,授权日为2016年8月10日。原告在被告深圳市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住所地购买了被诉侵权产品。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被告陈某生主张现有设计抗辩,提供了ZL8.9号外观设计专利及外观设计权利评价报告。该对比设计的申请日为2015年11月25日,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4月27日。经比对,被诉侵权设计与现有设计构成相同。

  法院认为,ZL8.9号外观设计专利申请日早于原告涉案专利,属于抵触申请,可参照现有设计抗辩的审查标准予以评判。

  经比对,该抵触申请的主视图、左视图、右视图、立体图完全展示了侵权产品的正面、侧面,完全体现了侵权产品的设计要点。虽然该抵触申请未展示侵权产品的背面,但背面既不属于侵权产品正常使用时容易被直接观察到的部位,也不属于涉案外观设计区别与现有设计的设计特征,因此,对整体视觉效果的影响不大。侵权产品与该抵触申请无实质性差异,不构成侵犯专利权,被告提出的现有设计抗辩成立。

  被告主张现有设计抗辩的,应举证证明其提交的对比文件的公开时间在原告专利申请日之前。

  现有设计抗辩的时间要求:有充分证据证明现有设计的公开时间在原告涉案专利申请日之前。

  原告系名称为“洁面仪”、专利号为ZL3.6的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6年05月06日,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11月30日。被告深圳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在天猫网店中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

  两被告主张现有设计抗辩,提交了案外人在店铺中网页公证证据,网页中展示了被诉侵权产品图片,并附有一份送检时间为2015年7月31日的检测报告(部分)。被告据此主张构成现有设计。

  原告提供的公证证据显示,前述案外人天猫店铺诚信通第1年,网店中被诉侵权产品的上市时间2017年,该产品最早的评论时间为2017年9月10日。针对被告提交的部分检测报告,原告提交了完整的检测报告,显示该报告中的产品与被诉侵权产品外观存在实质性差别。原告据此主张,网店中产品标注的上市时间可以任意修改。

  法院认为,因现有证据无法证明案外人公开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时间在涉案专利的申请日之前,法院对被告的现有设计抗辩不予支持。法院没有支持被告现有设计抗辩。

  现有设计抗辩的公开范围要求为对“不特定公众”公开,仅对特定群体公开的设计不属于专利法规定的“为国内外公众所知的设计”。

  现有设计抗辩的公开范围要求为对不特定公众公开,仅对特定群体公开的设计不属于专利法规定的“为国内外公众所知的设计”。

  原告系名称为“书盒展示架”、专利号为ZL7.2的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7年5月8日,授权日为2013年9月15日。被告深圳某印刷有限公司委托深圳市某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制造被诉侵权产品,usdt并对外出口。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被告深圳某印刷有限公司主张现有设计抗辩,并提供了其与原告、美国客户、深圳市某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的邮件,主张在2017年2月,原告已向被告展示了被诉侵权产品制作图纸,被告向美国客户展示了被诉侵权产品外观。2017年5月5日、7日,被告已购得被诉侵权产品。2017年4月28日及5月8日前,被告已委托深圳市某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制造被诉侵权产品。

  法院认为,仅有以上特定主体在专利申请日之前已经知晓侵权产品的外观,且部分主体是侵权产品的制造源头企业,在专利申请日之前,美国客户未能取得侵权产品的成品,不可能在美国上市销售。因此,前述特定主体知晓的侵权产品未处于公共领域并为不特定公众知晓、获得的状态,被告深圳某印刷有限公司的现有设计抗辩不能成立。

  被告以社交网络平台如QQ空间、微信等显示的图片主张现有设计抗辩的,应审查该图片发布时是否处于所有人可见的状态。如被告提供的证据未显示该图片的公开权限,可结合该账号主体的身份、所承载的功能等审查认定其是否“为公众所知”。

  原告系名称为“煤油灯”、专利号为ZL0.2的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3年9月25日,授权日为2014年9月25日。被告在其网店了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被告主张现有设计抗辩,提交了一份公证书,证明用户(用户名“雅佳茶具行”)的QQ 空间于2013年8月14日上传了“煤球灯”的图片,设置状态为所有人可见。

  法院认为,现有设计图片上传时间早于原告专利申请日,在专利申请日之前已经为不特定公众所知,且现有设计与侵权产品比对无实质性差异,被告实施的设计属于现有设计,被告的现有设计抗辩成立。

  现有设计应当公开被诉侵权设计对整体视觉效果有主要影响的全部或主要设计特征。

  原告系名称为“点烟器支架(TAF-022)”、专利号为ZL3.X的外观设计专利权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3年1月8日,授权日为2013年6月12日。被告在其网店了许诺销售、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被告以优酷搜索视频“usb点烟器支架”为现有设计抗辩,该视频上传时间为2012年12月3日。

  法院认为,现有设计未展示点烟器的全部视图,已公布的外观与被诉侵权产品既不相同也不近似,未能公开侵权产品的全部外观设计特征,被告的现有设计抗辩不能成立。

  当事人通过公证书、可信时间戳、区块链等电子存证技术手段予以收集、固定的电子数据并能够提供完整内容的原件的,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认定其真实性。

  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原件应当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等法律、司法解释关于电子数据原件的规定,不符合前款规定,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当庭上网验证的方式核实电子数据的真实性。

  当事人通过公证书、可信时间戳、区块链等电子存证技术手段予以收集、固定的电子数据并能够提供完整内容的原件的,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认定其真实性。

  原告系名称为 “电钻”、专利号ZL5.0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人。原告在被告深圳市宝安区某家电配件部购买了标有被告永康市某工贸有限公司名称、商标等信息的被诉侵权产品。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被告深圳市宝安区某家电配件部主张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提交了淘宝订单。在原告公证取证前,其使用ssjcmfjhh淘宝账户,向案外人购买了本案侵权产品,该订单显示交易成功,收货信息与被告深圳市宝安区某家电配件的经营信息一致。

  法院认为,被告虽然提供的是淘宝账户信息和网上订单,从证据形式上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电子证据,且内容完整并有原件,法院认定其作为电子数据证据,可以采信。

  1.电子数据生成、存储、传输的计算机或其他即时通讯系统环境是否安全、可靠;

  审查判断当事人提交的网页等电子数据证据的真实性时,应当结合其他证据,审查其是否存在增加、删除等篡改可能,内容是否完整等。

  原告系名称为“洁面仪”、专利号为ZL3.6的外观设计专利的权利人。该专利申请日为2016年05月06日,授权公告日为2016年11月30日。被告深圳市某贸易有限公司在天猫网店中销售了被诉侵权产品。经比对,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

  法院认为,关于被告提交的作为现有设计抗辩的电子数据证据真实性问题。原告提交的完整检测报告证明被告提交的网页电子证据被篡改。被告可以根据现有设计抗辩的需要而在第三方淘宝店铺专门制作了网页。原告证据显示淘宝店铺上传的产品图片、产品上市时间可以修改,在产品描述中上传了一份无关产品检测报告的截图。故被告提供的证据网页页面显示产品的上市时间是在专利申请日之前,以及网页上显示有一份申请日之前的检测报告均属于被篡改的网页证据。

  5.被告在诉讼中是否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如是否毁损隐匿证据、阻碍和抗拒证据保全、是否存在恶意提起管辖权异议等恶意拖延诉讼、滥用诉讼程序等情况。

  法院在酌情确定被告赔偿金额时将会参考被告在其官网或电商平台上宣称的侵权产品销售价格、销量数量等因素。

  原告是专利号为ZL3.5的专利权人,被告品胜公司构成销售侵权。在案证据显示,品胜公司官网、品胜公司天猫网店、被告京东公司在京东商城的自营网店、天猫网经品胜公司授权的其他经销商均有许诺销售、销售品胜公司制造的案涉被诉产品。

  鉴于原告在本案中既未提交证明其因被侵权受到的实际损失,被告的侵权获利又难以查清,且原告也未提交案涉专利许可使用费的相关证据,故法院决定酌情确定本案赔偿金额。对于赔偿金额的确定,法院综合考虑下列因素:1.原告的专利类别;2.被告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3.原告所支出的合理维权费用。对于被告侵权行为的情节,在案证据表明,被告品胜公司在京东网及天猫网的众多网店自行或委托他人销售其案涉侵权产品;虽然网店销售数据既包括侵权产品又包括非被诉产品,但仅以品胜公司天猫网店为例,截至2018年5月24日,该两类产品的销量总计已达到12余万条之巨。故,案涉侵权产品具有销售渠道广、款式多、销量大的特点。综合以上因素,法院酌情确定被告品胜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95万元。